您的當前位置: 首頁 > 娛樂 > 星聞動態 >

唐國強:很多角色我還想再演一遍

2019-10-30?來源:新華網 ?記者: ?點擊數:

  年輕時的唐國強。

  唐國強

  曾有人統計,唐國強在各類影視劇中一共飾演過近40位歷史人物。

  “角色,才是演員的生命線”,這句話在采訪中,唐國強反復提及了四五次。入行四十多年,他始終堅持每一個角色都視如生命、認真對待,就像他會自信地告訴外界,幾十年后仍然會有人看他的作品:“人生最重要的就是選擇,選擇對了,你的生命就有價值,選擇錯了浪費生命。相比之下,錢和名利算什么?都是身外之物,只有作品是你的,永遠走不掉。”

  如今,盡管四舍五入已近七十歲,但唐國強依舊忙碌,仍盼望著再完成一次轉型,“別的工作你可以說到年齡了,退休了,但演員沒有退休一說,它是事業,是跟生命連在一起的,不是職業。”

  毛主席演過不下40次,依然不滿足

  做采訪前唐國強很想去影院里觀摩一下自己的新作《決勝時刻》,他不斷地詢問著工作人員,哪些廳開始放映了,就像一個心急的孩子,看著手表掐算著時間,最終還是在工作人員的安撫下把觀影時間挪到了晚上。

  他說之所以著急是因為想看看這部電影成效如何。《決勝時刻》中不僅有歷史大事,還描述了主席和身邊幾個小人物的關系,既刻畫了毛澤東作為領袖的運籌帷幄,也描寫了他鮮為人知的生活場景和作為普通人的喜怒哀樂:“我時常說演員要善于把握細節,劇本往往把領袖寫得高大,但在高大前必須要把色彩鋪足,不能讓觀眾感到這是架空的。”

  從《長征》到《建國大業》,唐國強飾演毛澤東已經不下四十次。每一次聊到飾演偉人,他總會閃回到1996年第一次出演毛澤東時的《長征》,那時的壓力至今記憶猶新:“之前有不少演員演過毛主席,作為一個后來者,如果沒有自己的特色,不神似,觀眾是不會認可的。”該片上映后遭到不少觀眾的反對,甚至連毛澤東的后人也說非常不像。

  對于疑問的消除唐國強深知需要時間,以及在戲上下工夫。既然在外形上沒有辦法和古月(毛澤東特型演員)相比,那就在神韻上加以琢磨,他頂住壓力,在電視劇《開國領袖毛澤東》、劇版《長征》等多部影視作品中再次塑造毛主席,并最終獲得公眾認可,成為扮演毛主席的不二人選。

  即便如此,唐國強依舊感嘆離精確飾演毛主席還有進步空間,“例如沒人去研究書寫他的哲學思考,我們要把它當歷史使命來抓。”

  電影《南海風云》

  電影《小花》

  電影《孔雀公主》

  因為飾演王子,從此變“奶油小生”

  唐國強怎么也想不到,當初無心插柳進入演藝圈,如今能飾演到如此多歷史上的“大人物”,他把這種際遇歸結于幸運。雖然挑戰、困難不少,但每到一個階段都有一個關鍵性角色的出現,轉型對他來說似乎并不是個問題。

  “好多人有演技了,有想法了,卻沒有遇上好角色。對演員來說,成功塑造了一個角色后,觀眾就會給你定型,他們不希望你再塑造其他形象,但演員是要再往前走的。上了一個高坡緊接著或許就面臨了一個大溝,你還能不能再上一個坡就要看自己了。”

  如同唐國強的履歷一般,看起來讓人覺得一帆風順,但在每一次轉型上其實都充滿了忐忑,他略有些無奈地說,“我這一輩子,每次‘上坡’都遭到反對,壓力極大,反對的人極多,從《高山下的花環》就開始被反對,演諸葛亮被反對,演雍正被反對,演毛澤東依舊被反對,因為我想改變自己,改變在大家心里的形象,但這些都需要用時間和表演來證明。”

  1975年,一個偶然的機會,唐國強從青島話劇團被借調到八一電影制片廠出演電影《南海風云》,這也是他第一次接觸影視作品,飾演年輕艦長于化龍。回想當時,暈船暈到他連膽汁都吐了出來,每天只能對著天空吃餅干,因為只有天是不晃的。銀幕初體驗讓唐國強苦不堪言,但影片上映后的巨大成就感,加上父親的反對,他為了賭氣,發誓要把終身奉獻給藝術。1979年,在中國電影的黃金歲月,唐國強創造了其演藝生涯的第一個高峰,由他主演的電影《小花》在國內引發轟動,其扮演的趙永生和以往高大全式的電影主角有很大不同,給彼時看慣了樣板戲的觀眾帶去了情感和視覺沖擊。隨后,因為在電影《孔雀公主》中飾演一名柔情似水的傣族王子,一時間唐國強溫柔體貼的美男子形象深入人心,他也從此成了“奶油小生”,盡管他在拍攝后一部電影時墜馬摔傷了胳膊,但在觀眾眼里,他就是顏值在線、演技平平的花瓶演員。

  意外成了“諸葛亮”,被認可后獨自落淚

  在那個年代的人看來,日本電影《追捕》中高倉健式的硬漢氣質才是男人所應該具備的,相比之下,唐國強柔情似水的王子形象受到觀眾的冷落。

  此時的唐國強無戲可拍,只盼望著能遇到一部有影響力的作品,讓他趕緊擺脫“奶油小生”這頂大帽子。

  回顧那段低谷期,他輕描淡寫地說出三個字“扯平了”,說自己既沾了外形的光,也吃了外形的虧,但也正是從那時開始,他決心好好鉆研演技。1983年,在謝晉執導的電影《高山下的花環》中,唐國強毛遂自薦扮演男主角趙蒙生,他感謝當年那些信任他、力排眾議用了他的導演。

  除了謝晉,還有王扶林、張紹林。上世紀九十年代初,央視斥巨資投拍電視劇《三國演義》,眾多角色都已敲定,只有第一主角諸葛亮的扮演者遲遲沒有定下來。作為周瑜候選人的唐國強當時到劇組報到,導演讓他粘上胡子看一看,結果,諸葛亮的人選就這樣敲定了。

  王扶林眼中的唐國強相貌英俊瀟灑,有儒雅之氣、智慧之相,先天條件優越,他將諸葛亮意氣風發足智多謀表現得淋漓盡致,尤其是把萬年悲壯的孤獨感刻畫得入木三分。

  能真的將這個評價兌現,唐國強著實下了一番工夫。當時,得知唐國強要演諸葛亮后,很多人覺得他不能擔此大任,告狀的信滿天飛,反對的聲音不斷,他用所有時間苦練臺詞、研究演技。直到樣片拍完,聽到張紹林對他說“王扶林看完你的表演后鼓了掌,非常肯定”,唐國強悄悄跑回屋里哭了,“對我來說,這次出演是決定我能不能走出自己和周圍困境的關鍵,劇組的人都想把它拍好,我也深知這次表演必須成功才能贏得更多人的信任。”

  憑借塑造諸葛亮成功轉型為實力派演員,唐國強也再次走上了演藝事業的高峰,并奠定了他在后期能夠出演更多的歷史經典人物。

  “現在想來,‘反對’對我來說其實是個好事,越多反對意見越激勵我,沒試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行?我能不斷往前走,都是沾了這些機會的光。”

  電視劇《貞觀長歌》

  多年心愿想演呂不韋

  如果能有機會穿越回40年前,唐國強說,他會告訴當時的自己,“我用功了”。雖然對于創作他還有不少遺憾,但也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能夠把這些遺憾給補上。“無論是毛主席,還是諸葛亮,離我心中的理想都有差距,盡管到這歲數了還想再搏一下:例如六出祁山,我想25年后再磨一劍演一次;又比如《大唐玄奘》,演一個晚年的玄奘會是什么樣?再比如我多年的愿望,演呂不韋,嘗試一個真正能夠經營國家的商人。”

  但現階段,他覺得更重要的是要靜下心來,對角色求精品而不貪多:“把自己身體保養好,這個年齡不能繼續那么活躍,貪圖曝光了。觀眾希望你演出一個,就能給他們一個驚喜,但這個驚喜一定要沉寂鍛造。”

  除了對新事物的包容,唐國強對這個行業更充滿了關切之心,“我最不喜歡聽到抱怨。很多人問我拍戲苦不苦,長征路我都走兩次了,還有什么苦不苦的?那時下雨,泥漿噴得滿身都濕漉漉的,晚上冷得打哆嗦,每天拿著氧氣袋趕40公里的路,還不能洗澡。記得我和劉勁有一次沖去一個炸點,遠處炸來的石子砸在墻壁上又彈回來把副導演的鋁杯都打穿了,拍戲多危險呀,但你必須要為之奮斗。再過三十年可能我不在了,但我的作品依然可以放映。為什么?因為它跟共和國的命運聯系在一起了,我的作品具有生命力就是因為跟歷史接了起來。”

  而唐國強出演的眾多作品,確實如他所說,幾十年過去了,依然是90后、00后熟悉的經典。

  94版《三國演義》中,諸葛亮和王朗那場酣暢淋漓的罵仗,被B站的很多UP主拿來制作鬼畜視頻。最初,別人給他看時,唐國強還以為人家的電腦卡;再例如諸葛亮那句“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”,成了表情包,他也被冠上了“網紅”的頭銜。

  問他會不會介意被惡搞,“演員還有什么可介意的呢,二十多年前我拍《三國演義》,好像對諸葛亮這個人物宣傳并不多。倒是二十多年后,年輕人都知道諸葛亮了。我感謝鬼畜,它幫我做了宣傳,好多人從這兒知道了諸葛亮,比二十多年前還要火爆。”

  1 能否講講你名字背后的故事?

  唐國強:我是1952年出生的,再往前追溯就是1951年抗美援朝。我叫國強,我弟叫國建。雖然沒問過父母為什么給我這么取名,我想他們的意思就是想國家要強大,國家要建設。(你一直都很喜歡這個名字嗎?)我很喜歡,以前不是還有個笑話嗎?“貞觀之治”打個演員名字,都說是唐國強——唐朝、國家、強大(大笑)。

  2 這些年,在你所處的行業里感受到的最大變化是?

  唐國強:過去只看上座率、收視率,商業性太強了。在利益基礎上宣揚正能量怎么可能?我只能說,作為一個藝術家,本著藝術良心,知道能拍什么、能演什么、要堅持什么。但現在大家更看重作品的口碑了,就像我以前說的要慢慢來,很多東西得過個十年,二十年甚至三十年,再倒回頭去看,仍然經得起考驗,要有這種文化自信。可能這段時間默默無聞,承受很多諷刺打擊,但這條路我是堅定要走的。

  3 哪一個文藝作品對你影響最深?

  唐國強:沒有仔細去想過這個問題,每個時期都有每個時期的重點。

  4 有沒有一個人在你遇到挫折時鼓勵你,或是被你視為這個行業里的標桿人物?

  唐國強:我很感激謝晉導演。當初我非常想演趙蒙生(《高山下的花環》男主角),覺得有太多的感受可以抒發在此,但很多人說我是奶油小生,能演嗎?我心想我一直都在演軍人,怎么就不能演了。我就讓李秀明幫我向謝晉導演推薦,她正好在拍謝晉導演的戲,我說你跟謝晉導演說唐國強很希望能跟他學習一下。再后來我給謝晉導演寫了封信,他力排眾議用了我,并且謝晉導演特別善于遣將不如激將,他說,唐國強現在準備“背水一戰,破釜沉舟”,就逼著我不再想三想四,破釜沉舟。

  5 作為前輩,能否給這個行業的年輕人一些建議或忠告?

  唐國強:都說現在敬業的演員太少,這也沒辦法,被商業大潮沖擊的,大家更多關注的是錢和名利。作品拍出來要讓大家欣賞,我們不是欣賞,很多時候只是圖個熱鬧。這也有一個全民素質提高和引導的問題。作為演員,應該沉下心,不要被利益干擾,堅信作品好是肯定會有人看的。女演員我不敢說,但作為男演員,別人不能吃的苦,你都吃了,你才能夠讓人感到敬佩。要時刻謹記對自己負責,對角色負責,角色才是你的生命線,外界看你是通過角色來記錄你的每一個階段的。

  采寫/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人物攝影/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

責任編輯:馬忠德

發表評論
用戶名: 驗證碼: 點擊我更換圖片

網站簡介 | 版權聲明?| 聯系我們?| 媒體矩陣?|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6201018???ICP備案號:隴ICP備12000652號??主辦單位:甘肅臨夏民族日報社
地址:甘肅省臨夏市紅園路42號???郵編:731100???電話:(0930)6219348???傳真:(0930)6212232
Copyright?2009-2010 中國臨夏網 www.aampmdx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豪盈娱乐博公司 梦幻五开化圣赚钱 加工点啥赚钱 娱网棋牌手机版下载 腾讯分分彩计划刷不出来 arma3做什么赚钱 朋友圈鸡汤赚钱语录 问道手游金币怎么赚钱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百宝彩 11选5稳定盈利方法 山西11选5任选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购买技巧 山西快乐10分钟的玩法 北京pk10大小走势图带线 米赚怎么快速赚钱 大话西游经典版仙器赚不赚钱 1000千炮捕鱼游戏